十二年前,数字渠道尚处于起步阶段全球付费搜索和显示广告在各处使用,但是核心市场依旧推动着大部分的传统和数字营销的发展。这其中包括美国、英国、法国和德国。通常来说,全球范围内的商业运作并不是集中化的,因此一个网络不能独自运行所有的内容。我们刚起步时,几乎每个人都使用非常零星分散的方式来完成他们的内容创造。 在需要内容创造时,他们会咨询周围只是大概会讲所需语种的人。这周德语,下周法语,等等。并不存在具有结构化或一致性的系统。

当客户经常询问多语种的内容服务时,由于大型网络和全球性机构对其他地区的办公室、员工以及损益没有足够的控制,因此不能在内部完成内容。此外,当时公司中无人是纯粹因其语言专业知识背景而被雇用,通常是依靠其技术和/或其数字方面的技能赢得工作,而这些技能不可能自动转换成优秀的母语写作技能。我们意识到当时行业内部没有针对此类问题的结构化流程解决方案。您要么只能聘请翻译供应商进行一次性合作,要么就采取“帮忙”的下策,即询问办公室内会讲该语言的同事。

我们看到了一个机会,即通过实施一个快速且可靠的系统,并利用该系统为客户提供他们所需服务的机会。 人们从前需要这周借助IT部门同事的帮助,下周请楼上办公室里的母语同事帮助,这种借助语言程度参差不齐的人员进行翻译工作的情况将被打破。因为该系统可以提供质量更加一致的翻译工作。

传统翻译机构的限制

一些公司使用过的翻译供应商所提供的解决方案只是有需要时可以使用,但这些供应商并不一定了解这些格式。当时的翻译机构并不了解付费搜索、显示广告或付费社交是什么。

供应商会收到与任何其他文档一样的内容,他们的重点是为机构提供最好的翻译。他们不知道字数限制,也不知道谷歌不允许出现最高级形式。他们并不知道描述行中使用特定的行为动词会增加点击率,他们也不知道英语翻译成德语或芬兰语时,应该省略那个部分的内容,因为这些语言的句子结构要长得多,并且很难符合字数要求。

所有这些限制都会导致更多的花费及信息延误。代理机构会向翻译机构发送一些内容,这些翻译机构会按字数收费,当关键字列表非常庞大时,就会耗费高价成本。从一开始,这一切就是为了创建尽可能多的关键字,因为广泛匹配并不能提供一份用来自动识别错失机会的搜索词条报告,这一过程也不能自动否定不需要的组合。因此,您必须更多的关注词组搭配和完全匹配得以持续把控内容,因为您无法完全控制广泛匹配为您生成的内容。这意味着数以百万计的关键词会造成字数数量庞大的结果,并因此带来高昂的每字费率。毫无意外,这个过程完全没有效率,多达89%的关键字没有任何展示量。

也就是说品牌或者他们的媒体合作伙伴最终在为没有流量的东西付费。这些问题也存在于搜索引擎优化方面–其实并不需要那么多关键词,比起关键词数量,对关键词的研究和质量把控才是关键。您应该根据分析师的时间而不是字数进行付费。这是一个现在仍然存在的问题,会根据您如何收取费用从而改变本地化的观念。我们决定解决这个问题。我们想告诉我们的客户,即使有预算限制,每个语言也都可以有自己的市场。

创造一个数字化本地专家的新生代

瀚与翼(Locaria)的创建旨在将专业的翻译人员与数字营销人员聚集在一起。我们开始于发展高质量的译员网络,通过严格的招聘流程,只雇佣最好的译员。然后,我们从头开始,用所有的渠道、格式、平台和指标培训我们的译员,以此构建他们的数字技术知识。这是一个艰难的过程,因为以前的译员已经习惯了一种特定的方式。即接收内容,翻译内容,发回内容并获得付款。 并且许多译员只专注于网站本地化的翻译字数层面,但我们需要他们做更多。我们希望他们对我们称为“效果语言学”的这一领域产生热情。

当我们告诉译员我们希望他们改进翻译结构,教他们如何使用不同的翻译版本提高点击率时,他们便知道了点击率和每次点击费用的内涵意义。译员的工作实际上是要专注某一特定目的或目标、具体目标或者关键业绩指标来进行微调工作。这是一项艰巨的工作。它要求译员了解所有可用的方法,以及如何使它们适用于每个渠道,然后有能力根据最佳办法建立模型。这是我们与客户共同学到的东西。

这种针对在线内容的本地化新模式为我们所有的客户产生了实实在在的收益。高水平的客户满意度为我们内容分析师的创新提供了一个绝佳的环境,而且高度结构化的培训为我们的社区吸引了最优秀的译员。